日记1016

从昨天开始,每天散步一两个钟头,希望这个习惯可以保持下去。

晚上看了玄奘西行的纪录片,泫然欲泣。
等下载的间隙,看了一个40年代的美国纪录片,主要是重庆以及其他西南城市的见闻,美国人眼中的。
学校的画面里面有一些带着红色领巾的少年,当然还有蓝色和灰色的。
他们的打结方式更像美式的童子军,而不是现在意义上的红领巾。
不得不说那样的打结方法更好看。
不知道现在的红领巾概念是从那里起源了(老大哥?)反正都是一种预先动员年轻人的战争策略吧。

今天新闻里着重强调了一本叫做《重读论持久战》的书,让人对新冷战的预期更加明确了一点。
玄奘当年西行的时候,唐帝国就处在一个同突厥和吐蕃经常摩擦的微妙时刻,在更加西面的军管城市,向西是被禁止的。
玄奘获得最大的外交支持也不是来自于唐帝国(相反他们要尽力捉拿和遣返玄奘),而是高昌国,就是小说里火焰山的附近。
玄奘是在饥荒背景下,混在灾民当中出的长安城。
如今想来心有戚戚焉。

丝绸之路上,商人和僧侣结伴而行,商人提供钱财,僧侣提供信仰。那么现在的丝绸之路上呢?赚到钱的人骨子里是为了贩卖信仰,而正因为这样的借口,他们寻找结伴出行文化产品的过程就更显得尴尬:怎么可以找一个“别的文化”呢,明明自信满满要兜售的文化就是自己呀。几年前他们选了失恋三十三天作为国礼和奥斯卡选片,至今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逻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