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记1015

一个礼拜之前把自己的微博改成了自动发一两句话的机器人。一开始是四小时一句,过了一天之后变成六小时一句。今天早上起来,发现断更了。由衷感叹自己的浅薄。看了一章凯南日记之后,觉得社交媒体实在不应该太重要,有这点精力干什么不好,非要用来消化别人的垃圾。

朋友向我咨询一份雾化烟的工作,我就是这个产品的用户,因为创始人是我的中学同学。朋友被推荐去那里,是因为这位创始人在他们眼中是“Uber大佬”,曾经Uber同事间的内部推荐。 如果这种事轮到我头上,我是绝对不会去的,因为自尊心过分旺盛。

今天看了凯南学生时代的日记,里面不乏一些对于周围人尖锐的批评。不过作为读者来讲,他们是谁看起来根本不重要。阅读日记的柑橘有点像快进着看12公民,反正我到现在都记不全所有角色的细节,只有卖保险,老人,ex-con之类的印象。

带上只智能手环后,开始关心自己的健康,比如每天走八千步,自己离理想体重还有13公斤。正好我的市民卡失效了,所以出门没法骑自行车,只能徒步。
市民卡失效是因为有一天去地铁口的影院看电影,骑着的自行车大概没有被处理成归还就被别人借走了。我一边还车一边还和这朋友聊天呢,你在这等了多久呀,这个地铁口自行车向来是有借无还呀,这么晚才下班真是辛苦了呀。。。
看完电影回来,我就发现自己的卡出了故障。半夜一点钟打客服电话断然是没人处理的,等到早上我就把这事情忘了,或者说,有一种不情愿的力量阻碍我去打电话,为自己这个无业游民处理代表了有健全工作的市民的卡片。

走在街头感觉秋天真的是短,想给自己添置新的衣服。想来自己有一件熬夜睡觉剪片用的黑风衣还留在上海的剪辑房,但自己也不想去拿。阻碍我不去同学公司工作,电话处理社保卡,拿回我风衣的,都是同一种力量。